欢迎来到国际日报! 2019年2月18日 星期一
头部1广告位
头部2广告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环球科技

环球科技

棱镜门一周年:他改变了世界

发布日期:2014/6/8 21:22:27  文章来源:国际日报资讯网  发布人:admin

 

 

 

美国马里兰州的小城Ellicot市早已经恢复了平静,几乎没有多少人记得,一年之前几乎全球各路记者都曾蜂拥到这个小镇全天守候,渴望能获得一位黑客的独家消息。这个黑客的名字叫斯诺登,去年的今天,他在英国《卫报》上正式曝光了“棱镜计划”——一项由美国国家安全局自2007年起开始实施的绝密级电子监听计划。

泄密的官方黑客

现年30岁的斯诺登出生于北卡罗莱纳州沿岸的伊莉莎白市,后随家人搬到马里兰州Arundel县的Crofton市。资料显示,斯诺登在Arundel高中念了一年半后就因健康原因辍学。辍学后的斯诺登,靠着自学,通过GED考试拿到高中同等学历资格,得以申请大学,但斯诺登并未获得过任何大学的正式文凭。

2004年5月7日,斯诺登加入美国陆军,但仅仅几个月后,他在训练事故中双脚折断,而在9月28日被除役。后来他曾在国家安全局设置于马里兰大学的一处隐蔽设施担任警卫。在此之后,他又在中央情报局担任与信息技术安全有关的职务。

对于他从除役到加入国家安全局的过程,外界一直未能了解到详细的信息,有猜测称,美国国安局或许是通过互联网招募黑客的方式选择了斯诺登。可以确认的信息是,自2007年开始,斯诺登已经开始为美国情报机构服务,他在美国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夏威夷的一个国家安全局设施内担任系统管理员。

2013年5月20日,斯诺登以治疗癫痫为理由申请暂时离职并取得批准,他飞抵香港入住美丽华酒店,并接受《卫报》并接受该报采访,他表示:“愿意牺牲掉这一切,因为美国政府利用他们正在秘密建造的这一个庞大监视机器摧毁隐私、互联网自由和世界各地人们的基本自由的行为让他良心不安”。

2013年6月5日,《卫报》及《华盛顿邮报》公布了斯诺登所披露的文档,美国政府监控全世界网民的电话与互联网的事实得以披露。

在斯诺登本人的要求下,他的个人信息被公布,斯诺登成为了当年全球最热门的新闻人物,影响力甚至超越了泄漏五角大楼秘密文件的丹尼尔·艾尔斯伯格和泄密给维基解密的布拉德利·曼宁。

波折的猫鼠游戏

挑战强大的美国政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香港期间,斯诺登曾寻求香港当地政府的庇护,而美国政府方面则表态称,斯诺登犯下泄露官方机密等数十项可以同时在香港和美国被起诉的罪名,足以进行引渡程序。

随后,美国法院在2013年6月14日发出正式起诉斯诺登的临时拘捕令,并要求香港特区政府拘捕斯诺登并引渡返美国,6月18日,斯诺登通过中间人士向冰岛发出了申请避难的非正式请求,冰岛政府也证实已经收到斯诺登的避难请求。

就在外界揣测冰岛能否同意斯诺登的避难请求时,斯诺登已经在维基解密组织的帮助下,搭乘俄罗斯航空公司(Aeroflot)客机从香港前往莫斯科。

事实上,美国政府曾与香港地方政府就斯诺登问题进行过数度交锋,在美国政府施压香港政府引渡的同时,还作废了斯诺登的护照,意图将斯诺登困在香港,但厄瓜多尔政府于2013年6月17日即发给他一纸“特殊难民旅行证”做为替代美国护照的合法旅行证件。斯诺登凭此证合法离开香港,并入境俄罗斯。

一个插曲是,2013年7月2日,在俄罗斯出席世界天然气出口国论坛峰会后回国的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的专机因被美国怀疑载有斯诺登,回国途中遭遇法国、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四个欧洲国家拒绝过境,迫使专机临时降落在奥地利,让斯诺登事件的影响力再次被放大。

事实上,斯诺登从6月23日起在莫斯科舍列梅季耶沃机场中转区滞留,一直到8月才获得俄罗斯为期一年的临时避难身份。

仍在发酵的棱镜门

据美国国家安全局信息,斯诺登可能向《卫报》及《华盛顿邮报》记者透露了近20万份机密文件,而根据斯诺登的表态,他仍持有相当数量的美国国家机密文件,就在上个月,他还表示,不会通过交换信息向巴西寻求避难。

对于斯诺登向巴西寻求避难一事,外界的解读是斯诺登在俄罗斯的生活并不愉快,而斯诺登本人对媒体亦曾表示,“我这么辛辛苦苦地维护我们的权利和隐私,结果却陷在了俄罗斯这么一个地方,这真是令人伤心。我觉得在俄罗斯,人们的权利受到了不公平对待”。

种种迹象表明,斯诺登持有的巨大秘密让他仍难短期内淡出外界的视线,这位勇于对抗美国政府的黑客亦难以在俄罗斯真的走完余生,在8月临时避难身份到期后,斯诺登是否继续选择留在俄罗斯仍将是外界所关注的热门话题。

事实上,即便斯诺登不去公布手中剩余的文件,“棱镜门”的冲击波也足以改变世界,一场针对信息安全的斗争开始白热化,就在上个月,中美两国还就信息安全问题就展开了数度交锋。

斯诺登选择飞赴香港时并不会想到的是,就在本周,一位中国科技公司的高管还在私下向媒体感谢斯诺登,在过去一年间,该公司迅速从美资企业手中抢到了大量订单,其中最大的诱因就是安全问题。在俄罗斯和部分欧盟国家,也在上演类似的故事。

从这个意义上说,斯诺登尽管没能改变美国政府对信息的监控,但是已经改变了全球科技市场的格局,而且这种改变仍将持续下去。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诚征英才 | 联系我们 |

《国际日报》资讯网提供全球华侨华人综合资讯服务,报道环球动态,传达政府侨务信息,沟通全球华侨华人联系,共建全球华侨华人网上家园。

Copyright © 2014《国际日报》 技术支持:无忧网络